孟母三遷的故事你一定聽過,但,哪裡才是孩子的快樂天堂?來自四個不同地方的孩子,一個是有著最幸福國度之名的 不丹,一個是泰緬交界的育幼院,一個則是泰國邊境的山上部落,最後是宿霧,他們各自有著全然不同的人生。

快樂的定義是什麼?也許在他們身上你就能找到。

不丹|金剛舞慶典

▲ 小女孩是我在不丹認識的新朋友

因為慶典,孩子們穿上最華美的國服,害羞的在旁邊偷偷看著不同面容的我們,在不丹,歐美及印度遊客不少,但華人臉孔卻很少見。當我走向她們,女孩們開始靦腆的咯咯笑了起來。

女孩們有著精緻而美麗的五官和被陽光曬得有些黝黑的皮膚,一身象徵雍容富貴的緞面,在他們身上顯得有些多餘。我喜歡他們真誠而溫暖的笑容,眼神未經世事琢磨,勇敢而鋒芒閃爍。因為英文已經是宗喀語外必學的語言,所以他們離世界並不遙遠。

不丹是最後一個開放電視的國家,在資本主義長期被擋在門外的世界,人們生活的很簡單,少了物慾生活自然快樂許多。而走過那麼多國家,不丹是我見過人民最祥和的地方,所到之處你見不到大聲喧嘩或是狂歡嬉鬧,朋友相見一定握手聊上幾句,佛教給予他們心靈上的滿足,也讓孩子幸福無憂。

山裡的霧隨著時間漸漸散去,女孩們就在廣場裡手勾手到處探險,即使人擠人的慶典,女孩天真的眼睛仍舊閃閃發亮。

泰緬邊境|天堂之家育幼院

▲ 睡完午覺後,不分年紀的小朋友跑到院子一起玩了起來

邊境育幼院裡總共有70多個孩子,最大20歲,最小的才4個月。而這裡就叫「天堂之家」。

這些孩子的父母其實都是緬甸人,因為緬甸軍政府的壓迫而逃到泰國,但卻因為各種原因而跟孩子分開,有些已經離開人世,有些則是被遣送回國,有些則是受不了經濟壓力放棄孩子,孩子們被遺留在這,但卻沒有被園長Lily及社會遺忘。

高溫30度的12月,我們去到育幼院陪孩子畫畫,身在泰國的他們,講得是緬甸的庫倫語,我們透過畫畫交朋友,題目是:我的家。家的定義是什麼,大一點的孩子畫了整片山林,陽光照耀下是一條通往房子的小路。年紀小一些的才不在乎什麼是家,畫了一隻鳳梨人大戰豬小弟。

即使語言不通,小朋友還是玩得很開心,還教了我很多庫倫語。

▲ 男孩很開心要我幫他跟畫合照

這裡的孩子有著讓人心疼的特質,初次見面看不見他們羞怯或是不安,他們可以全然的敞開心胸和你做朋友,這是因為天堂之家受到來自許多國家的NPO組織協助,有時是物資,有時則是大哥哥、大姐姐們,他們學會在短時間接納陌生人,又必須學著和這些好不容易認識的新朋友說再見。

他們開心地分享他們的畫,對一切新事物感到充滿新鮮,世界也許對他們有些殘酷,但再困難園長Lily也不願放棄任何一個孩子,少了父母疼愛的家,卻擁有更多家人彼此照顧。他們的快樂就是簡單的陪伴和享受被愛的片刻。

泰國邊境|山上部落

▲ 少了門牙笑起來還是很可愛

坐在四輪傳動的越野車後座,一路上路面顛簸,艷陽曬得讓人厭世,經過幾小時的車程才到達這個山上的小部落。對外的黃土路只要一下雨便與世隔絕,像是去到桃花源,沒有電、沒有一切現代生活可見的便利,唯一讓人確認他們是現代人的,是孩子們身上污點遍佈的衣服與洋裝。

孩子們頭上戴著爸爸剛編織好的香蕉葉花圈,見到罕見的外地人,開心得不得了,笑得露出早已經蛀光光的乳牙,我比著相機詢問能不能拍照,爸爸靦腆的點點頭,就這樣我跟小朋友們就開始在村莊裡玩起你追我跑。

▲ 想躲又想被找到的

村莊雖不大,但神秘的很,高腳屋搭配地形創造出很多神秘通道,小朋友擔心我太弱找不到他們,不時會在卡關時伸出頭大笑,等我把村子跑遍了,也表示他們完成了這趟精彩的部落導覽。

▲ 大笑的樣子太可愛了

在這裡,部落自給自足,玩具就從隨手可得的大自然取得,不用絨毛泰迪熊,也不用芭比洋娃娃,一片葉子跟小石頭他們就可以創造出一個遊戲,他們的笑聲毫無畏懼,整個村莊都聽得到孩子們尖叫和咯咯笑的聲音,那是都市孩子沒有的天真和自然,如果你來這裡,你一定會深深愛上他們!

▲ 進部落的途中,一個小姊姊正在溫柔的照顧弟妹

宿霧島|Sinulog嘉年華

▲ 這張照片同時拍到老中青三個世代的女生看到偶像的心情

宿霧島是菲律賓的第二大城市,一年一度的Sinulog,總能讓整個島陷入瘋狂。Sinulog是為了慶祝天主教聖嬰節並融入原始野獸崇拜,意思是像流水一般的流動,因此遊行舞蹈總能見到「進兩步,退一步」這種特殊舞步。但隨著都市發展,遊行元素越來越多元,菲律賓最知名的偶像全部也都會來到島上,站上花俏到不可思議的遊行車上,招手或唱上幾首招牌歌曲。

延伸閱讀 >>> 菲律賓|世界最長的聖誕馬拉松九月開跑!一路嗨到聖嬰節

整個遊行區域除了封街外,甚至封鎖所有網路及通訊,站好絕佳位置後,幾乎是寸步難行,我旁邊站了一個打扮時尚的小女孩,臉上畫上嘉年華圖騰,剪破背心作編織,還有迷你熱褲,他跟我說接下來是他最喜歡偶像,忘了是叫Michael還是什麼,聽到我說沒聽過,她驚訝的覺得我遜斃了!

好不容易一路的尖叫聲終於蔓延到我們這區,小女孩竭盡所能地尖叫歡呼,我在旁邊看得也很開心,當我跟她對到眼的時候,小女孩才害羞的捂嘴笑瞇了眼。他有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,大城市的繁華跟時尚讓她充滿信心,看見外國人完全沒有羞怯,就這樣在尖叫聲空擋熱情的和我聊起來。

▲ 年紀有點大的月光仙子和迪士尼公主們

在宿務待了三個月,我非常喜歡他們的個性,樂天到不行,永遠都像在開party,也許是曾被西班牙統治過,他們的時尚偏向西班牙較為性感,但又融入他們不可思議的豐富色彩。他們喜歡分享,那時候宿舍後面是一棟私人的頂級別墅,每到週末,他的音響就會開始播放美國爵士老歌,那不是音響不小心開太大聲,而是那音響本來就是要播給左鄰右舍聽,也算是治愈窮學生週末沒錢出去跳島的心情。

延伸閱讀 >>> 菲律賓遊學|來去宿霧Long Stay吧!

▲ 一群大學生看到我們立刻衝過來要我們拍照,還抹一堆顏料在我們身上,是群大孩子

不一樣的地方,
但孩子的天真快樂卻都一樣。

走過不少國家,最讓人忍不住按下快門的就是孩子,拍攝任何人物前我都會詢問意願,孩子從不畏懼鏡頭,或是變得不自在,因為外在的眼光對他們來說根本不重要,想哭想笑一切都那樣自然。

活在城市的孩子,多了教育給的智慧,但住在部落的孩子,卻擁有無邊無際的人生。我們往往長大後才意識到什麼叫做不快樂,因為社會灌輸的價值,告訴我們什麼叫做好與壞,因為比較,心情才有了波瀾。

最近在書中學到一個很有趣詞叫做「卵巢樂透」,說著那些天生註定生在好人家,聰明過人,貌美如仙的人,但若少了比較,中了什麼才是真正的樂透呢?

發表迴響

error: Copyright © Cynthia\'s Deco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