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在賽德克部落聽著族人說起霧社事件的故事,很想去尋找那傳說中的岩窟,可惜時間有限,加上下切馬海濮岩窟非常規路線探訪不易,心裡總有些遺憾。這次感謝在四季溯溪的朋友陪伴下終於完成找尋岩窟的小小願望。

回程我們在岩窟前點上一支煙,獻上米酒和餅乾,感謝讓我們這一路平安順利。


▲ 這張是當初走能高越嶺古道時看馬海濮富士山

馬海濮富士山, 又稱麻平暮山、馬赫坡山,因為山形對稱像似日本富士山,而被日本人冠以富士山的稱呼,從能高越嶺遠望,就能清楚看見馬海濮的完整山形。霧社能高是個值得深度旅行的地方,景點與故事也可以參考之前的「霧社能高小旅行」系列文章:

我們這次上馬海濮不去三角點,而是前往尋找莫那魯道與族人當初退守的岩窟位置,由於下切到溪谷並非一般登山路線,加上坡度極陡,土石鬆動,也沒有明確路徑可以依循,即使帶著離線地圖,也可能因為地貌變化而需自行尋找適合的踩點路徑,建議做好萬全準備並有類似登山經驗才前往,來回至少需要8到9小時,一定要預先做好規劃再出發。

要到登山口先從漫長的產業道路開始

往馬海濮登山口的路是一條狹窄不易會車的產業道路,我們一開始開錯岔路,車子在被滿滿高麗菜包圍的產業道路上不斷打滑,後來終於找到切回正確道路的路徑,但因為產業道路狹窄,兩旁已經被闢成菜園和茶園,所以一路上也沒有可以停車的位置,建議直接步行前往登山口。

這次去馬海濮岩窟已經是三月中的事,經歷車子打滑及走在漫長的產業道路上,還沒真的走上山徑大家已經曬得哇哇叫,巧遇熱情的大哥大姐們正在收割蔬菜,順便和他們閒聊,聽說我們是要走上去爬山的,一臉迷懞,看來來這爬山的人真的不多。

▲ 大姐超級可愛!
▲ 漫長的產業道路,曬到大家都不想說話了

遇見光影流動的原始森林

好不容易終於走到產業道路盡頭,登山口的樹上掛滿布條和指引,在歷史上別具意義的馬海濮,儘管名聲響亮,到訪的人卻不多,沿路僅遇到在地族人搬運水管上山維修,原始山徑沿著山腰闢道而行,隨性自然,不為來者修建,是真正屬於生活的一條路。

山壁的路若是崩了,簡易的架上幾根樹枝和鐵架就能指引方向。現在很多山已經被刻意照顧的很好,鋪上石階、木階,甚至還有扶手,雖然舒適跟安全可以讓更多人親近山林,但少了自然的原始樣貌總有些可惜,帶著狂野姿態的山總會在心裡種下一片濃蔭。

途經一處崩塌碎石坡,沿著小路繼續前行,就會到達一片林木遼闊的森林,陽光像水流波光粼粼,沿著一旁山壁緩緩流下,山谷裡的藤蔓順著枝幹攀爬捲繞,像是為了填補每一處留白,那畫面實在太美。

過了森林便會抵達鞍部岔路口,左上便是往岩窟,直行則是前往馬海濮三角點,從鞍部會先繼續爬升到達最高點,有不錯的展望,但也可以看到山壁崩塌的很嚴重。

走進歷史故事的場景

接著進入枝幹密佈的百年杜鵑林,這一片杜鵑純林,歪斜、扭曲,從土裡以各種姿勢冒出枝幹,就像關節骨骼伸展扭動,彷彿還能聽見喀喀喀的聲響,若不是一群人,一個人走在這也是有點害怕。

地上的腐植土踏起來非常柔軟,有著很神秘的彈力,因為枝幹茂密,加上沿路並無明確路徑,很容易就迷失方向,一定要備好離線地圖。一開始會在廣稜上沿路下降,接著便直接陡降下切到溪谷,最後一段不到1公里的路下切了300多公尺深,加上沿路倒樹跟鬆散崩落的泥土,走起來相當不容易,幾乎是邊滑邊飛,尤其沿路的倒樹都非常巨大,要越過也有難度。

▲ 倒樹要越過樹冠不容易,因為坡度陡,不確定枝葉下方是不是空心,所以一定要踩穩才移動

因為忙著站穩步伐,相機也只能隨性盲拍,因為土石實在太過鬆散,不斷向下滑落,所以畫面似乎也都很失控…

▲ 沿途部分路徑留有前人留下的扁帶

走過一遍就能深刻體會為什麼當初日本人始終攻不破岩窟,因為若不是有前人留下的GPX路徑,根本不可能會踏上這條沒有路的路。

岩窟就在溪谷上方,狹小的洞穴很難想像當年如何讓勇士們據守在這,若仔細觀察,會發現岩窟有人為修護的痕跡,有可能是當年為了避免岩石下沉,而用石塊填補空隙。

▲ 岩窟比例尺專業示範XD
▲ 洞穴內側邊石塊堆砌

不愧是四季溯溪的專業好手,溪水很冰涼,但一回頭彥勳已經爬下溪谷跳下水潭裡游泳,還為我們在下方拍了非常美的合照,從這視角看巨大石塊跟落差極大的溪谷真的很驚人。

▲ Photo credit:彥勳

這片溪谷很美,站在巨大的石塊上人顯得好渺小,雯婷很用心印了很多當年紀錄的照片跟解說,我們在這休息午餐,溪谷裡的風很涼。

這段陡險未明的路徑始終日本人都未能攻破,但狹小岩窟內所能儲存的食物和藏居空間不足,當年族裡的婦女為了讓勇士們心無罣礙,帶著孩子們自縊在杜鵑林,而最後莫那魯道也飲彈自盡於岩窟內,當年的悲劇已經很遙遠,但身在歷史事件的場景,心裡還是很沉,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遺忘。

延伸閱讀 >>>

書評《與子偕行》|一本讓人欲罷不能的書,寫景、寫情,寫下無數山與人間的動人故事

回程我們點上一支煙,獻上米酒和餅乾,感謝讓我們這一路平安順利。只是怎麼下來就得怎麼回去,回程的爬升真的讓人吃盡苦頭啊!

▲ 中間休息大家累到都眼神迷濛了XD

步出登山口時,天色已經漸暗,還有一段產業道路要奮鬥,透著朦朦空氣,沿路景色都像蓋了一層柔焦,看著遠方雯婷和皇上牽著手蹦蹦跳跳的下山,畫面實在好迷人。

感謝朋友邀約才能實現這個放在心裡好久好久的願望,即使距離三月探訪岩窟已經過了那麼久,但想起當初走上這條滿是故事的路,還是內心翻湧,總覺得一定要把這紀錄寫下,才算是好好走完了這趟旅程:)

發表迴響

error: Copyright © Cynthia\'s Deco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