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到烏魯木齊就像是掉落兔子先生的奇幻樹洞,一個像東歐、像俄國又有些像阿拉伯的世界,就是不太像中國。而他們卻只能遠在兩三千里外,謹守著不合時宜的中原標準時間。

距離這次旅行已經是好幾年前,但美麗與壓抑的氛圍卻細膩得像昨日,多希望過了這些年,自由能稍稍讓人喘息。那時對於新疆的現況仍不知悉,對於每一百公尺就就有一個全副武裝的武警,以及無論去到哪,即使小餐廳都設有安檢門的情景感到震驚,我只被告知維吾爾族和漢人關係緊張,因為也分不清你是台灣人還中國人,旅行記得分外小心。

▲  走進新疆你會以為置身在東歐街頭

被噤聲的良善

烏魯木齊,一個看似台語戲謔的玩笑詞義,卻是真實存在的地區,離得實在太遠太遠,遠得似乎座落在平行世界的兩端,連吶喊都無聲無息。

不曾在那世界活過,就無法得知他們的痛楚,即使親臨現場,看到的仍是表面上的美好,壓力像表面張力,看似超出臨界,卻又監守著那一絲弧線,等待最後一滴眼淚輕輕落下,悲鳴才揭竿起義。

▲  高密度武警

旅程就從迷路開始

那天我們去逛了烏魯木齊最大的巴扎,是維吾爾語中市集的意思,販賣許多維吾爾族的特色商品,僅管廣場和建築腹地非常大,但就是絲巾、小刀、乾果、藥材、樂器等商品不斷重複出現,就像是走入無限迴圈。

▲面對平淡,我們需要優雅而不凡的想像。
維吾爾族少年不像攤販大聲叫賣,只是專注的將水果一顆一顆、一層一層,排成一座整齊的水果塔
▲一位老爺爺穿得有如清末民初的紳官士族,只是紳士帽破了洞,袍子皺了些,靜靜的,推著回收車,不打擾這世界的繁華與喧囂

這時一個漢人看我背著相機,便主動和我說:

若你想看看這裡真正生活的樣貌,就踏出大巴扎吧,
走一段路就能到當地市集,我想你應該會喜歡。


當下非常興奮,完全忘了旅遊行前被知會要小心的忠告,就這樣依著他述說的路線勇往直前,毫無意外,果然迷路在巷弄裡,周遭有一股說不出的詭譎寧靜和壓抑,不知繞了多久,竟然真的讓我找到了當地人的市集。

那景色有些像台灣的傳統市場,但賣的東西卻充滿奇幻,我深深為眼前的景象著迷,危機意識早已拋在腦後,漢人臉孔的女生又背著一台大相機,走在全然不同面孔的街道上顯得有些突兀,但自恃著自己長得應該無害,開始探險了起來。

▲小妹妹彎著腰,溫柔的查看姊姊疼痛的嘴角,在滿是鎮暴武警的烏魯木齊裡,讓人頓時卸下心房。

我們去的時間正巧碰上當年的宰牲節前後,宰牲節又稱古爾邦節用的是伊斯蘭曆,因此每年的日期並不一定,在這天穆斯林會一家團圓並宰殺牲口,除了與家人分享,更會分送給貧窮人,希望能將這份愛與他人共享。

市場裡幾個維族人就拿著火槍燒著羊頭,市場裡自然是已經大致處理過,聽聞宰殺的過程頗為血腥,割開咽喉放血滿地後才開始分塊,肉食自是人類天性,其中還蘊含濟弱扶貧的良善美意,但隨著時代演變,許多文化已經流於形式,城市裡怎麼可能讓滾滾血流滿地,也許最終只能付錢請屠宰場待勞了。

往前走去,嘈雜的市集裡,婦女穿著大紅衣裳和豔麗頭巾,一個人坐在路邊緊皺眉頭,邊嗑瓜子邊發呆,在她的世界裡彷彿靜默無物,大鋁盆裡滿滿的雪白爆米花,就放在自己改造的娃娃車裡,歡樂時光必備的爆米花,被她賣起來有種哀傷。

突然一對小姊弟從背後向前狂奔,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不知哪來的恐懼感突然歸隊,我也緊抓著相機朝著大馬路奔去,一過轉角,一個武警一把抓住我,把我往一旁拉去,驚訝地跟我說,怎麼會走來這呢?這兒不安全,還是回大巴扎吧!

連怎麼走到這來都不知道,加上突如其來的莫名恐慌早就失去方向,在武警的指引下,才結束這場冒險。

維族人是相當友善的,我不知道他們經歷了多少惡夢,即使漸漸有些訊息被揭露,但真實的未知暗夜仍舊籠罩。但我仍謝謝那位鼓勵我去冒險的路人,還有那些在市集裡給我微笑的當地人,願意接納一個全然不同臉孔的異族。

最後分享天山的美景,現在的天山已經是國家公園,不只門票很貴,還得搭專車走規定路線。但不得不說中國真的很用心在維護這片美景,詩詞裡的美原來都是真的。

發表迴響

error: Copyright © Cynthia\'s DecoLif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