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國仲夏夜,無止盡的白日總看不見黑夜,我在德國遇見一個男孩,他曾親手蓋了一間玻璃屋, “Punk your life!” 是他寫在玻璃屋的字,也是德國男孩教會我的事。


Sebastian曾在南京大學念1年哲學,中文不錯也沒奇怪的兒化韻,但要稱得上流利還有待加強,但讓人哭笑不得的是,工作合作時我曾誇他中文不錯,他堅定而嚴肅看著我說:因為我是漢學家。「漢學家」這詞有多沈重,我想德國人可能不好理解,但我還是深吸一口氣忍住沒笑出來,畢竟他的眼神太過認真。

▲ 在阿爾卑斯山工作時側拍

會認識Sebastian是因為為期一週的歐洲拍攝,結束德、奧、義的出差後,我決定留在慕尼黑幾天好好感受。Sebastian知道後非常開心,熱情的邀約我去他生活的城市,距離慕尼黑430公里的萊比錫(Leipzig),驚人的交通費和早已結清好幾晚的慕尼黑住宿費,讓我一度想婉拒,但他在電話裡說:

來這裡,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德國生活。


短短一句話,就立馬讓我拖了行李搭上德國鐵路。

▲ Leipzig 車站

其實對於去萊比錫的行程我是有聽沒懂,漢學家的中文對我們市井小民還是有些深奧,約莫是他要參加一個仲夏音樂會,他和幾個藝術家合作表演,現在想想覺得自己真的很大膽,因為直到到音樂會現場,我才知道我身在一個非常、非常遙遠的小城鎮,而且幾乎居民都搬走近乎鬼城的地方,可以平安回台灣真是幸運。

▲ 舉辦音樂會的小鎮,晚上9:30的夕陽
▲ 小貓比人多的小鎮,只看得到車,居民不知去哪了

在分享奇幻的仲夏音樂會前,Sebastian有太多故事好說,讓我先聊聊這位斜槓男孩吧。

▲ 在阿爾卑斯山工作時側拍

Sebastian有著捲捲的金黃頭髮,讓我想起永保天真的小王子,Sebastian說話很溫柔,除了漢學家外,他是真正的哲學家和音樂家,同時也是製片公司的合夥人,你可能會覺得”家”這個詞在他身上似乎有些浮濫,但他4歲就開始拉小提琴,就這樣拉了近30年,在求學階段放棄了小提琴手之路,但卻始終沒放棄演奏。

還是最愛哲學的,滿屋的阿多諾、馬克思等哲學著作,還有老子、王弼跟孫子兵法,我懂的不多,但整面牆的哲學書不得讓人肅然起敬。

在萊比錫車站接到我後,他說,去我的咖啡館坐坐好嗎?

/ 咖啡館老闆 /,他的斜槓title又多了一個。

一路上他開心的說著他的咖啡館總會有很多哲學系的學生,窩在那辯論或分享;還有很多音樂人會聚在那彈奏,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。這讓我想起啟蒙時代的沙龍,有點浪漫且迷人。

快到咖啡館時,他像個孩子得意的說:「你知道咖啡館都是我自己蓋的嗎?」

「自己蓋?你是指interior design嗎?中文叫裝潢。」

他說:「喔對,裝潢,但我真的蓋了一個玻璃屋。」

/ 建築師 / 水電工 /,他的斜槓title又多了兩個。

▲ 咖啡館充滿廢墟感卻又恰到好處的協合

咖啡館牆壁的漆有些斑剝,他鑿出磚牆粗糙樣貌,隨性地釘了些書櫃,桌椅全是用搜集來的廢木片,再加上一件被遺棄的復古沙發,拼拼湊湊,每個角落都是生活過的痕跡。

▲ 窗邊鑿出了紅磚,釘上木架就是獨一無二的書架,Sebastian在窗台澆花,陽光從街道輕輕灑落

讓人想起台灣許多咖啡館刻意經營的文青風,滿屋子全新的仿舊品,讓人錯亂究竟是古蹟還是新開張。但在這裡一切都那樣真實,來的人隨性的畫了幾張塗鴉,Sebastian便也隨性的將他們釘在牆上,集體記憶就這麼圈起來,勾引著再來喝杯咖啡的慾望。

▲ 小吧檯放了些調酒,還有藝術家隨手畫的塗鴉
▲ 幾片木板釘成的整面書架上,放滿了精裝書,還有Sebastian很得意的自製罐頭燈
▲ 廚房架上滿滿客人留下的趣味塗鴉

我很喜歡咖啡館每個物件不經意擺放的美感,充滿生命力的那種和諧像是主人暫時離開,隨手輕輕擱下。我跟Sebastian說歐洲人有著天生浪漫和渾然天成的美感。他開玩笑的說,那是因為我是咖啡館老闆。

▲ 每個物件都是不刻意的存在,卻那樣饒富趣味

咖啡館走到後面有個玻璃屋,用得全是廢棄的窗戶和木片建造而成。而玻璃屋外是個小院子,在這整棟舊公寓裡住了很多藝術家,Sebastian說他們都是很古怪但又很有趣的人,我和他的朋友就這麼在院子裡喝著氣泡水,聽著各種奇妙不可思議的故事。

▲ 戴墨鏡很有反派角色感的Sebastian介紹著他的玻璃屋和後院


“Punk your Life” 玻璃屋的門片寫著。

這正是Sebastian生活的模樣,短短三天我見識了他各種可能,我們始終被時間操控,而他卻把時間的快慢拿捏得精準,前天還是24小時不眠不休工作,後一天已經躺在陽光下放空。他教會我生活的態度,務實人生也是可以浪漫而任性,永遠別忘了搖滾你的生命。

發表迴響

error: Copyright © Cynthia\'s DecoLife